邮报:英超球队待支付债务15.9亿镑,违约将致多米诺骨牌效应

发布时间: 2020-04-10 16:38关键字: 英超点击:

  据《每日邮报》报道,英超俱乐部可能面临破产风险,他们目前有约16亿镑的转会费相关债务,受疫情影响,球员转会费价值可能大幅缩水,此外英超球队还有贷款违约的风险,因为英超电视转播收入占某些俱乐部收入的88%。

  报道称有关专家发出严重警告,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,英超俱乐部面临财务危机,英国足球的‘纸牌屋’可能会倒塌。其中一位专家将此次危机与此前金融危机相提并论,当时人们认为美国房地产市场非常安全不会崩溃,但随后却在睡梦中走向毁灭。现在英超球队因过于依赖电视转播收入而被批评,因为他们认为电视转播收入永远不会受到威胁。英超联赛主席理查德-马斯特斯警告称,受疫情影响,英超可能会损失10亿英镑。伯恩利主席迈克-加利克也曾警告过,俱乐部资金可能在8月份耗尽。对其他俱乐部来说,‘D-Day’(诺曼底登陆日)可能来得更早些,这种情况的发生可能只需要一个催化剂。

  

 

  相关专家告诉Sportsmail,如果球队所有者们被迫需要拯救俱乐部或其自身业务,这些球队将面临着破产风险。英超俱乐部彼此之间相互欠着数百万镑的转会费,如果其中一个俱乐部的无力支付,可能会导致多米诺骨牌效应。如果预期收入不能实现,俱乐部也会面临银行贷款违约风险,收入面临枯竭,但支出将会继续,其中最大的部分是支付球员薪水。英超俱乐部和球员之间仍然没有达成减薪或延期支付工资协议。英格兰职业球员协会PFA主席戈登-泰勒反对全面推迟支付工资,英超球员工资支出占总支出的60%左右,2017-2018赛季水晶宫的工资支出比例甚至达到营业额的78%,这正成为一个严重问题。

  一位银行业内部人士称‘从财务角度看,足球俱乐部的运营‘毫无意义’。财务人士约翰-珀塞尔说:“在2016年底,我们发布的第一份报告中提出了一个观点,足球俱乐部太依赖电视转播收入了。”由于英超版权费持续上涨,他们观点不太受欢迎。“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安全的赌注,就像2007年底的美国房地产市场一样,人们认为‘危机是不可能发生的’,好吧,你猜怎么着?危机还是发生了。”

  英超2018-2019年的电视转播版权价值24.5亿镑,在过去的三个赛季,英超每赛季付给俱乐部的分成最低是9340万镑。但流媒体服务商DAZN要求联赛停摆期间推迟支付转播费。利物浦大学足球金融学讲师凯伦-马奎尔称,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,情况可能会变得非常危险。如果赛季被取消,英超俱乐部将面临返还高达7.62亿镑的转播费用。尽管2018-19赛季是目前电视转播合同价值最高的一年,财务机构vysyble表示,英超和参加欧冠俱乐部的数据显示,他们的总损失达到了破纪录的近10亿英镑。珀塞尔补充道:“没人能预见到新冠病毒这样灾难性的事件,但是这些俱乐部已经把自己置于最糟糕的境地。”

  vysyble的消息称,电视转播收入占曼联总收入的38%,沃特福德的这一比例为83%。金融讲师马奎尔表示伯恩茅斯的情况更令人担忧,他说:“伯恩茅斯几乎完全依赖英超电视转播收入,约占他们总收入的88%,如果下一个分期未能支付,他们将面临一场资金流入和流出的完美风暴。”而伯恩茅斯主帅埃迪-霍维已经同意减薪。

  

 

  英超俱乐部电视转播费的支付分为三部分:8月、1月左右和赛季末。在此前,球队会提前支付球员转会费。然而,如今球员高昂的转会费意味着俱乐部通常要分期多年支付。马奎尔解释道:“你卖出一名球员后才会购买一名球员,所有事情都是联系在一起的。英超俱乐部约有15.9亿镑的未偿款项,而他们本应收到约6.85亿镑分成,因此他们将有一笔数额巨大的净支付会到期,其中一部分款项需要在去年夏天支付,另一部分是待支付款项。”

  珀塞尔则称,英超系统依赖于信心,一旦电视收入受到威胁,它就会变得极其脆弱。“这和2008年经济衰退期间的流动性紧缩是一样的。银行开始互相对视‘我不确定我是否想借钱给你,我认为你明天不会有生意’,这与足球的情况非常相似,只要有一点怀疑潜入,然后突然间,那座纸牌屋就会倒塌。”马奎尔则表示:“如果一家中等规模的俱乐部还款违约,可能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。”

  虽然英超球队之间可能会达成协议,但大部分球队债务与自世界各地俱乐部都有关联,这使得情况更加困难。但是俱乐部之间不只是互相借钱,对于他们来说,在电视转播费分期付款间隙,去申请短期贷款来帮助资金支付或维持现金流是很常见的。根据珀塞尔的说法,这些债务可以由俱乐部收入、赛季门票销售或俱乐部财产进行对冲。

  基于出售蒂龙尼-明斯(维拉,1200万镑分期收入)和莱斯-穆塞特(谢菲联、400万镑分期收入),去年伯恩茅斯从澳大利亚麦格理银行获得了1600万镑的贷款。马赫雷斯和万-比萨卡各自离开后,莱斯特和水晶宫也做出了类似的操作。虽然贷款细则各不相同,但有三个不变的因素:银行希望拿回自己的钱;如果球队收入无法兑现,贷款将更难偿还;在经济不确定时期,会更难获得贷款,借贷成本也会更高。

  珀塞尔还说:“没人能想到会出现违约,但现在这是一种明显的可能性。”即使在不那么危险的时期,俱乐部也需要高层的帮助。在2018-19赛季,罗曼-阿布拉莫维奇向切尔西注入了2.47亿镑,比前一年增加了1.8亿镑。在错过了冠军联赛之后,蓝军仍然净亏损近1亿镑。他们不是个例,马奎尔认为一些俱乐部太过依赖于球队老板:“以纽卡斯尔为例,麦克-阿什利现在有很多问题,纽卡斯尔不是他的首选处理事项,他的零售帝国预计将受到影响。如果球队老板自己的生意无法进行,那么他们就没有资金来补贴足球。每过一周,有破产危险俱乐部的数量都在慢慢增加。”

  

 

  即使是那些大俱乐部也不安全,热刺主席列维上周称:“当我听到有关今夏球员转会的报道时,我当做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,人们应该清醒了,足球不能在泡沫中运作。”列维因为让非球员职员休假而受到批评,但他能在此次危机中幸免么?

  足球观察机构CIES预测,球员身价将下降28%。德甲主席克里斯蒂安-塞弗特周三警告称:“短期而言,我认为今夏转会市场将不复存在,它将崩溃。一些经纪人会突然明白,他们必须努力工作,或者至少要去工作,有些联赛会明白钱不是每个月自动从天堂掉下来的。”

  这对那些通过出售球星来筹集资金俱乐部来说是个坏消息,对于已购买方来说球员身价会下降,而他们还需要全价支付转会费,这几个月肯定会很艰难。珀塞尔总结道:“收支严重不平衡,你可以把这个问题交给一个孩子,一个有简单数学基础的孩子都会告诉你‘这是行不通的’。

足球比分 http://www.qsu.cn